《极端保育》:乔尔.柏格在北极穿上熊装

栏目:茶油

更新时间:2021-04-23

浏览: 70050

《极端保育》:乔尔.柏格在北极穿上熊装

产品简介

《极端保育》:乔尔.柏格在北极穿着上熊装为了探究麝牛究竟怕不怕那些转入它们生活领域的熊,《极端保育》一书的作者乔尔.柏格穿上了熊装。

产品介绍

本文摘要:《极端保育》:乔尔.柏格在北极穿着上熊装为了探究麝牛究竟怕不怕那些转入它们生活领域的熊,《极端保育》一书的作者乔尔.柏格穿上了熊装。

《极端保育》:乔尔.柏格在北极穿着上熊装为了探究麝牛究竟怕不怕那些转入它们生活领域的熊,《极端保育》一书的作者乔尔.柏格穿上了熊装。PHOTOGRAPH BY NORBERT ROSING,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蒙古和中国圈养生产喀什米尔羊毛的山羊,但该产业早已威胁到了普氏野马(Przewalskis horses)这类濒危动物的存活。PHOTOGRAPH BY AGINGER, GETTY IMAGES流浪狗,就像印度街头的这几只,早已对一些濒临绝种物种造成了很相当严重的问题,不受影响的还包括雪豹、还有长得像羚羊的藏羚羊(chiru)。

PHOTOGRAPH BY MARIA DASHKEVICH, YOUR SHOT(谜样的地球uux.cn报导)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Simon Worrall 编译器:钟慧元):地球上最严苛之地的「极端保育」。乔尔.柏格(Joel Berger)因为想要想到北极地区的麝牛不会有什么反应,而穿上了熊装。

但这只是他身兼「极端保育学者」的诸多作法之一。无论是在北极、西藏还是蒙古,想要在自然界最严苛的边缘地区保育野生动物,都必需面临许多大挑战,看起来坑坑疤疤的道路(或者显然没有路)、失温、遭熊反击,甚至被被捕。

在《极端保育》(Extreme Conservation)一书中,科罗拉多州立大学(Colorado State University)的保育生物学教授、也是国际野生生物维护学会(Wildlife Conservation Society)科学家的乔尔.柏格,带着我们前往地球上最偏僻的几个地区、了解那些地方最珍贵的动物。当《国家地理》连络上人在科罗拉多州科林斯堡(Fort Collins)家里的乔尔.柏格时,他谈起自己是如何在俄罗斯逮捕、气候变迁如何把愈来愈多物种以无法预测的方式凑在一起,还有,人类最差的朋友为什么不会对野生动物导致越来越大的威胁。你的工作专门研究生活在地球上某些最荒芜之处的动物。请求跟我们讲解其中几种,并告诉他我们你为什么不会不受这些地方更有。

你是被虐待狂什么的吗。[大笑]问得好啊,赛门!我的确是在有点偏僻的地方工作。就说道很多人都告诉东非有大象好了,但很多人不告诉有一种名为麝牛、曾多次跟长毛象生活在一起的动物。

这是仅有产于在北极地区的物种,不过它们既不是牛、也会黏液麝香,只不过应当说道是一种「羊羚」(goat-antelope, 牛科中羊亚科的物种)。它们生活在冷风飕飕的苔原,产于地区从格陵兰扩展到加拿大北方、直到阿拉斯加的北极地区,现在也有一点点伸延到西伯利亚的北极地区。

正如我们熟知,这个世界正在变暖化。大部分人都坚信这一点,即使美国管理高层并不坚信。对那些适应环境严寒气候的物种来说,这不会导致许多问题,因为它们不习惯寒冷的气候。

万一在冬季时分,下的不是雪而是雨,把一切都冻住了,那不会怎么样?我和同事的研究工作,有在北极展开的、也有在高海拔地区的喜马拉雅山和西藏高原展开的;我们探究的是无法适应环境冷的动物,因为当温度增高时,降雨、冰和降雪状况都会转变。而对这些忽为人闻、性喜严寒的动物来说,这些都是最近才再次发生的变化。你在极区工作时,较为怪奇的事情之一,就是要装扮成熊、还有驯鹿。这是怎么回事啊?[大笑]我大部分的工作都是在阿拉斯加极区展开,还有一点点是在俄罗斯极区的东部。

随着海冰追击,北极熊最后不会跑到岛屿上,而我们想要告诉的就是,麝牛对陆地上这种潜在的猎食动物不会有什么反应。科学家获得资讯的最差方式,就是利用实验。在我的例子里,我的实验室就是苔原。所以我装扮成熊,附近一群群的麝牛,看它们究竟认不认出熊。

它们辨别得出来白色的熊是北极熊、而不是灰熊吗?有时候也是不会有危险性。雄麝牛体重多达360公斤,有转弯钩状的双角,长得类似于非洲水牛。我穿著伪装成斗篷、戴着骗熊头的时候,一般来说都是四肢着地。

火博体育网

有一次麝牛冲过来平我,逼我非赶紧脱下这些道具不能。结果假头往上飞回空中,斗篷则朝另外一个方向飞出去。幸而,冲过来的那头麝牛被这个忽然车站一起的两足生物做任性了。

忽然之间,我仍然是熊,而是大声尖叫声的人类!你是不是不会带着你的熊装旅行?喔,对呀,我会带着熊装到处跑。[哈哈大笑]我搭乘飞机的时候不会把假熊头放到位子旁边。隔壁的人要不是看着了就是不会笑。

他们不告诉该做到何回忆!我会尽可能维持坦率,但有时候知道不会忍俊不禁。[大笑]北极地区有许多令人吃惊的发展,其中之一就是灰熊和北极熊的空集。请求告诉他我们所谓的「北极灰熊」(pizzlies),它们又说明了了气候变迁的什么影响。

科学家找到,利用DNA检测最少早已确认有十头熊是杂交的,也就是说灰熊和北极熊交配了。因为北极地区的暖化,我们造成了这些物种碰头的机会。

现在灰熊不会经常出现在以前没灰熊的加拿大极区岛屿上,也有更加多北极熊不会爬上陆地不吃想到的鲸鱼,而灰熊也不会一起不吃这些鲸鱼。我们不告诉后果不会怎样。我们确认告诉的是,因为极区的冰层转变了,所以生态系也转变了。

而这影响的不只是野生动物,也不会影响倚赖这些野生动物的人类。俗话说,狗是人类最差的朋友。但它们却不是野生动物最差的朋友,对吗?跟我们聊聊不丹和其他地方的这些问题。

全世界大约有7亿只狗,其中将近50%在或许上是权利乱跑的。这并不是说道它们全都是流浪狗,但在像不丹、智利、还有巴塔哥尼亚部分地区之类的地方,狗只不过未受到较好的管控。

在喜马拉雅和相当大一部分的蒙古地区,早已可以看见四处乱跑的狗造成了灾难,它们不会反击各种濒危动物,还包括雪豹和生活在西藏地区的藏羚羊,而这种动物还是2008年北京奥运的吉祥物呢。不丹的国兽羚牛(takin)也不会被反击,还有其他一些中亚物种也是。我们在西方国家较为较少看见这种现象,因为那边的狗多半管控较好。

但在世界其他许多地方,狗只不过是不会导致野生动物灾难的。我猜中,有很多读者就跟我一样,从没听过羚牛。请求讲解一下这种奇特的动物,还有它们在不丹叙里迪凡谷(Tsharijathang Valley)那个也很奇特的家园。有人叙述羚牛有些地方像牛羚、有些地方像麋鹿,还有些地方像猪。

这是一种很不一样的生物,所以有谣传说道,金羊毛传说就是源于于它们。这是一种大型动物,体重平均360公斤,有美丽的毛皮,某种程度也归属于羊亚科这个类群。它们主要产于在中国、不丹和缅甸山区的悬崖和陡坡地区。

它们行迹隐蔽,生活在低谷森林中的,是老虎的猎物,而那些生活在低处的,幼羚牛就不会是雪豹的猎物。我们对这种动物熟知极少,因为它们的栖地是茂密的森林地带。

只有在夏天的时候,它们不会迁移到很高的山上,才不会离开了森林,这也是我们最有机会一窥它们真面目的时候。当我开始跟一些不丹同事展开田野工作的时候,他们告诉他我,去那个地区要回头五天山路、还要穿越三个5100公尺的隘口。那时候我60岁翻身,但我还是说道,「好吧,我不愿,就来吧!」想要转入牧民依旧圈养牦牛和马匹的这片完整地区,这是个十分有挑战性的方式。

那个生态系里也有雪豹,所以那是一片甚少有人亲眼目睹的迷人地区。而且,是的,知道有羚牛。

迅速就到了要拿走喀什米尔毛衣的时候了。但根据你的众说纷纭,中亚许多动物的绝种、还包括代表性的雪豹在内,我们有可能都是出卖。

火博体育网

请为我们抽丝剥茧。全世界90%的喀什米尔羊毛都来自两个国家:蒙古和中国。

那片土地上的人民,牧民们,理所当然不会期望和其他人一样,享有能保持且能养家活口的经济来源。但当他们持续减少这种能生产高品质喀什米尔羊毛的山羊时,山羊也把什么都撕开光了。结果,有六、七种濒临绝种物种不吃将近必须的食物,例如低鼻羚(saiga),这是一种长得很怪的羚羊,挂着一个长长的大鼻子。

其他不受影响的物种还包括普氏野马(Przewalski’s horses),产于在戈壁沙漠的濒临绝种蒙古野驴(khulan),还有蓝羊(blue sheep,又名岩羊)。蓝羊并不是濒临绝种物种,但毕竟雪豹的主要猎物。牧民受到鼓舞、大大交配更加多山羊的同时,对那片土地上的物种来说,状况只不会越来越凄惨。没有人期望影响到人类,所以,艰难之处就在于寻找合适的解决办法,既能帮助那片土地上的人民,但仍然对当地物种有益处。

弗兰格尔岛(Wrangel Island)坐落于俄罗斯的北极地区,那里一定是全球最多人拜访的地方。请求带上我们了解这个地方,还有为什么你不会说道那里是灾难后的景观。那里只有乘船或直升机才到得了。但我没有办法从我在阿拉斯加的研究地点必要到芙兰格尔岛。

我得再行往东回头九个时区、飞到莫斯科,迫降在距离弗兰格尔岛386公里远处的港口,等俄罗斯直升机把我带上过去。我说道这个地方像灾难后世界的景色,是因为那里不只有北极熊,狼也自己设法到了岛上,而最近的陆地岬角可是在将近130公里以外啊。北美驯鹿是人类带上过去的,驯鹿也是,都早已野化了。狼獾也从西伯利亚海岸抵达、穿过冰雪和冷藏的海洋到达了那座岛屿。

现在那里有看上去像狼的混种狗、或是看上去像混种狗的狼在混来混去。麝牛也在俄罗斯政府的拒绝下引入了,那是在我们跟他们的关系还不俗的时候。

尽管政治层面上烟硝阵阵,但我们跟俄罗斯科学家还是有合作的。保育乃众人之事啊。而且这个地方做到研究知道超赞的!这里有好多好多野生动物,而且,当世界上许多有所不同物种摸在一起的时候,呈现出的面貌有可能就不会像这里一样。你早已展开过33次远征,还包括北极地区19次、蒙古七次、西藏和喜马拉雅也是七次。

请求聊聊这些旅程中的强弱平缓。[大笑]最篮的是在那种前一天刚终其一生大雪、气温有可能只有摄氏零下28度、没风,只有闪亮暗冰雪的大晴天里,找到了麝牛和北极熊的足迹。

最惨的经验里有一次,是我从莫斯科降落,迫降在一个取名为佩威克(Pevek)的西伯利亚小镇上。俄罗斯边界安全性巡警上了飞机,而我是飞机上唯一的「美国人斯基」。

他们把我带下飞机,充公了我的护照,还把我带回警察局。这一切都是用俄罗斯文展开的,这种语言我又尚可,唯一听不懂的词就是CIA。

[大笑]在蒙古,我因为脚抽筋的关系做到入了急诊室,还整整三天不吃什么都留不住。但也不得已何谓了。有许多科学家和探险家都在野外做到类似于的研究。但我们也明白,总有必须权衡的地方。

在本书最末,你写到:「在缺少全球性允诺、也没区域性允诺的状况下,世界最低山与最辽阔腊草原的代表性野生动物必将不遗。」你对未来是悲观,还是乐观?令人乐观的理由实在太多了,但如果那是我们自由选择的观点,那就知道一点机会也没了。从个人层面来看,我是悲观的!有许多国家都拨付在保育上面。

俄罗斯早已加快脚步,2016年,他们的北极地区有数191个岛屿列为维护。中国西部也因为保育目的,而联结起了犹如加州那么大的区域。智利计画要把十座国家公园连结起来。在美国,每年前往国家公园与动物园的人数,早已多达了所有职业棒球、足球和篮球特一起的观赛人数。

大众关心大大自然和野生动物,这就是我悲观的原因。


本文关键词:火博体育网

本文来源:火博体育网-www.palymc.com